一个梦,我老是那样的悲观。所有的季节似乎都把我遗忘。有人说如果你愿意,春天可以是你的。百合花很白,张狂的没有一点谦虚的白。有时我刻意躲开那些过于张扬的目光,我需要一点快乐。 
  我被吵醒,飞机在房子的上空飞过,夜深了,工地震动车的声音响个不停。我想这个时候一定有偏头疼的女人埋着枕头睡觉,喝醉酒的男人还坐在电视前怀念某时的独白。狗在叫,叫得有些疲惫。 
  醒来之前的梦,是一个梦。嗅了下百合花的味道。记起一首诗,对此,无言以对。好像是捷克诗人的句子。眩晕、惆怅、微笑着沉默。一段时间陷害了我。我的确看到一个身影,一个通道。在通道的尽头剪下树上的枝,分不清楚的花和叶。或者没有,而醒来看手里是一些枝蔓和烦忧。 
  全神贯注的人,想近期全神贯注的事物。它、他、她、它们、他们、她们在现实的梦里。我告诉自己假如黑暗,假如灯拧不亮,自己一定不想。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