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

    念旧,是天性使然。
    近几年,椰城拆了半城,满满的回忆。往大了说,是连走路都要左右闪避电瓶车,听名字就觉得很老的盐灶、八灶等片区;是有着旧旧南洋风情,三四层高泛黄建筑物的中山路;是小摊贩热情叫卖,容易踩到雨水炸雷的老街。往小了说,是隐藏在小街小巷里的甜薯奶、萝卜猪杂、糖水芋头、咸菜猪血、鸡屎藤、猪脚饭、牛腩煲等等数之不尽的触动味蕾的地道美食,当地人看着微博微信上的老店推送,一次次寻找着从前。
    拆迁,拆的是回忆承载物。可对不同的人,有着不同的意义。房子被拆的人家,心里衡量着拆迁款多与少,思虑着回迁房地理位置是否便利升值;房子破旧待迁的人家,期待换个更为现代化的生活环境,到处打听着拆迁标准;而对住在中高档住宅楼里的人们而言,拆迁只不过是时代变迁、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;也许还有那么一小部分人,理性停滞了,不舍那些老房子和赋予它们的种种。
    那是一栋三十多岁的建筑,从前刚懂事时看它,它还很朝气。90年代,窗外是崭新的篮球场,旁边的小花池里栽了很常见却叫不出名的植物,中药铺子里抓药的老爷爷古朴慈祥。千禧年后,篮球场经常停满各家的小车,篮球少年们估计在沉迷网游,当时我认得了所有与父母亲一同工作的邻居。近些年,小花池无人打理,只种了棵树,可台风从未将它打倒,春夏季有叽喳麻雀站在树枝上往我的客厅里张望。
    人总是在追求更好的生活,邻居们陆续搬走,走入到更高级的居所里。从某天起,我也开始在倒数自己离开老房子的日子,心情随着数字减少却愈发沉重。忘不了离开时的悲伤,也忘不了父亲说它永远属于我。常回来小住,只因它永远是避风港。为每件物品每个角落留影,只因现状无法还原唯恐记忆褪色。祈祷它被遗忘永不拆迁,至少在我在时。
    带走了窗台茉莉,正值冬季,枝上花叶全无。可它自我出生起,年年花开。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