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淮月夜

    站在秦淮河斑驳的石桥上,仿若置身于江南乌镇风光旎丽的山水画之中:静谧的河面恍然如碧玉平卧桥穹之下;龟壳般拼凑成的石板均布堤岸。漫步堤岸,两侧垂柳的柳叶儿在微风中沙沙作响;草坪间不知名的花儿慷慨地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,其间混杂着浓郁的泥土气息;桥下,来往穿梭的画舫上艄公泛舟轻轻摇戈着桨橹……虽然新近添置了些机动船,但游客似乎对这木桨船更显情有独钟。
    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辉从天边如华盖般笼罩下来。在向西边天际摇摇坠坠的沉默于地平线的刹那间,太阳不甘心地利用云层散开的机会射出它最后一丝光芒,使周遭的建筑物被回望的余光涤染成紫红的色彩……
    月亮出来了,一轮满月如银盘嵌在淡蓝色的天幕之中,月光慢慢的在天空滑过,清辉顿时洒满了大地。借着圆月的微光,云儿像一群群顽皮的孩子,乘着风势在混乱的天空中忽而骤驰,忽而转为寂静。一时间,月儿被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薄霭,透过薄霭的边缘,云儿被镶上了一层晕黄、模糊的银边,在这宁静的月夜散发出缕缕深情。当云儿退去,河面上一片片白色,在月光的照射下如鱼肚上点点鳞片。再向远处眺望,依稀可见的片舟上已亮起了盏盏鱼灯,闪闪烁烁,若隐若现。“月下飞天镜,云生结海楼”的秀美景色便呈现眼前。    
    邀同伴迈步上船,船家热情地托出一套紫砂茶具和几小盘儿点心、瓜子。未及开盖,茶之气已贯鼻而入。同伴老许迫不及待捏起块点心放入口中,边嚼边竖起大拇指赞许不绝。疑惑间也顺手夹起品尝,果不其然,真是香酥可口、唇齿留香。为了助兴,渔家婆姨抱出琵琶,轻拨丝弦,启朱唇,发皓齿,轻唱了新曲《渔家傲》:“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,……浊酒一杯家万里,人不寐……”。陶醉于此,难怪孔老夫子有“余音绕梁,三月不知肉味”的感悟了。
    仰望皎洁的月光,闻听曼妙婉转的歌喉伴随着缭绕回旋的乐声萦绕耳际,置身此境,恍然间自己已身着长衫,举杯邀月,吟诗作赋,谈笑间,一种莫名的思绪油然而生:如今的秦淮河历经百年的风雨涤荡,无数才子佳人虚幻故事已随岁月沧桑悄然逝去,只留下这依旧流淌于六朝古都之中的秦淮河水,在默默地诉说着城市的变迁……   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